1. <td id="blkb3"><ruby id="blkb3"></ruby></td>
    <pre id="blkb3"></pre>
      <td id="blkb3"></td>
      1. <td id="blkb3"><ruby id="blkb3"></ruby></td>
          <track id="blkb3"></track>

        1. 2019年7月13日電影獅子王只有一個鏡頭是實拍

          2019年7月13日電影獅子王只有一個鏡頭是實拍

          作為“動畫電影實景重制版”的新《獅子王》上映后評價迅速分化兩極。

          豆瓣評分從開始8分一路下滑到目前的7.5,并且很有可能繼續下滑。因為已經有不少影迷稱新版《獅子王》完全就是一場販賣“情懷”的商業流水作品。更有影迷直呼“毀我童年經典”。

          不光是國內,國外影迷同樣對新版《獅子王》不買賬。國外影迷評分網站爛番茄綠色的58分,直接宣判其不及格。

          巨大的爭議來自“真人化”的獅子王,在低齡向的原版動畫與高度逼真的最新實景版技術之間無法調和的敘事邏輯,以及美學根基上的原則性差異。微博上的熱門話題#獅子王只有一個鏡頭是實拍#其實就凸顯了新版《獅子王》最具爭議性的地方。

          新版《獅子王》融合了真人和CG拍攝技術,先用關鍵幀給所有生物建模,然后用最先進的虛擬現實技術拍攝,導演、攝影指導、場景設計等主創可以戴著VR設備身臨其境地走在場景里來討論鏡頭如何調度,然后整個劇組再加入進來。

          這一次主角辛巴的獅吼是真的幼獅獅吼,是錄音組專門跑到德國馬格德堡動物園去錄的,因為主創認為這一聲吼是劇情轉折的關鍵。新版《獅子王》力求實現live-action的質感,但拍攝中沒有場景,沒有動物,甚至沒有攝影機,完完全全以數字技術呈現。你很難界定它究竟是真人還是動畫電影。

          開啟3D狂潮的《阿凡達》以新技術引發轟動時就有過一波“真人電影和動畫片是否該重新界定”的討論,而到了《奇幻森林》《阿麗塔》《獅子王》這個階段,真人(獅)版的概念就徹底被改寫了。
          這會引發諸多新問題。比如在追求《動物世界》般真實的同時,會不會減少動畫版的喜劇夸張色彩?觀眾能接受“真獅”搖頭晃腦唱歌嗎?CG電影寫實和寫意該怎么平衡?現在的小孩子看“真獅版”,會和我們小時候看動畫版一樣震撼嗎?

          新版的確做到了字面意義上的“重制”,那些完全照搬動畫分鏡的畫面,在有的人看來是懶惰而毫無創造力的復制。而且放大了風格上的矛盾,導致角色行為動機出現嚴重斷裂。

          動畫版偏向“低齡化”處理。在敘事上,影片人物不用遵從特別復雜的行為邏輯,只用展現兩件事之間的簡單因果即可,很多行為或動機不足的情節變化,比如辛巴的成長過程,都可以用Hakuna Matata這樣的口號和歌舞一筆帶過。小孩子只關心結果,不用理解過程,載歌載舞,皆大歡喜。
          但是重制新版時,對這種低齡化處理不作任何補足和提升,就不再能說服今天的觀眾了,尤其無法匹配影片本身在視覺上極力營造的宏大和真實。

          更突出的矛盾是,真人電影(實景電影)和低齡向動畫是基于不同的設定邏輯來構建的,那些在幼兒動畫里行之有效的情節模式和細節,一旦用真實的動物影像去演繹,就會非常奇怪。
          比如,情節中,辛巴以吃蟲子為生的經歷,放在動畫版里是可愛,但讓一頭“真實”的獅子吃蟲子就顯得挺傻的。

          這種矛盾在動物題材的動畫里一直存在。試想一下,你能接受實景版本的《貓和老鼠》嗎?又或者是實景版本的《瘋狂動物城》?迪士尼越是強調新版《獅子王》的技術如何讓一撮毛都無比接近真實,就越是讓童話風格的設定變得虛假和難以接受。因為也許是“真實”毀掉了動畫才具有的奇幻瘋狂和天馬行空。

          至高無上的真實,如今成了實景版《獅子王》最沉重的枷鎖。因為比起真人電影,動畫片有獨有的表現方式和藝術魅力,真“獅”版《獅子王》究竟是技術革新還是炒冷飯,或許大家見仁見智。

          但真人版《花木蘭》可能不再有木須龍和喜劇唱段,真獅版《獅子王》可能也不如原來搞笑,而寫實的目的是將這些童年夢境打造為觸手可及的真實世界,或許有得必有失吧。
          零度電腦_基礎知識_最新消息
          最新热门电影